热门推荐

随便看看

又一百亿明星企业陨落!

2018-06-03 15:14

  根据Wind数据统计,截至目前今年已经发生20起债券违约事件,涉及发行主体11家,合计债券余额为176.04亿元。

  通常情况下,违约人会想尽办法债务,将投资人的损失降到最低。不过,对于“12春和债”的投资人来说,讨回投资本息的希望越来越渺茫。因为,发行这只债券的春和集团自身经营十分困难,能想的办法已经不多,而除了债券违约外,春和集团还有银行负债近70亿元。

  事实上,“12春和债”本次违约,并未引起市场惊讶。而投资者的相关工作,也早在一年前就已开始。

  息显示,2012年4月份,春和集团公开发行5.4亿元的企,即“12春和债”。该期债券票面利率7.78%,期限为6年。2015年、2016年,春和集团开始出现主营业务亏损、营运资金紧张、部分贷款逾期欠息等问题,且其发行的短期融资券“15春和CP001”未能按期足额兑付,率先出现违约。彼时,业内对于“12春和债”的违约已有预期。

  进入2017年以来,“12春和债”违约靴子开始落地:2017年4月24日,春和集团未能按期支付“12春和债”2017年度利息4201.2万元,构成实质性违约。今年4月24日,春和集团本应支付最后一期债券利息及本金合计5.82亿元,而投资人等来的却是一纸公告:“截至本期债券到期兑付日,公司仍未能筹集足额偿付资金,导致“12春和债”不能按期足额偿付,构成对本期债券的实质违约。”

  目前该债券已终止上市,债券持有人可向发行人主张债权,春和集团的信用评级早已由AA变为C。

  实际上,春和集团的债务并不止违约的“12春和债”。根据公司发布的公告,目前春和集团共有银行负债总额约69.73亿元,所有融资均处于逾期状态,银行账户及所有名下固定资产已被法院查封或冻结。

  同时,截至5月21日,春和集团涉及作为被告的法律诉讼79起。具体而言,涉及诉讼的案由以金融借款合同纠纷、买卖合同纠纷等类型为主,涉及总金额约47亿元。在79起诉讼中,已判决(含裁决、调解)且原告胜诉的诉讼合计金额超过30亿元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春和集团前身为台州春和旅游用品有限公司,成立于1995年,实际控制人为梁光夫、梁小雷父子。公司主营业务涉及船舶产业、海洋工程、资源投资、远洋物流四大领域的开发投资等,其中船舶制造为核心产业。

  春和集团曾是一家明星企业,据界面新闻报道,2008年至2011年春和集团实现净利润分别为10.5亿元、7.5亿元、13.5亿元和6.04亿元。然而,到2012年春和集团净利润大幅下跌至2678万元,2015年则巨亏32亿元。值得一提的是,春和集团预亏了2016年业绩,但在承销商催促之下选择不公布2016年具体业绩。

  最高峰时春和集团曾有员工25000余人,2012年总资产213亿元,营业收入135亿元。目前春和集团已大量裁员,集团本部已停止经营,仅能维持最低限度运营的需要。

  春和集团称,从2014年开始受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和金融大等影响,航运、造船与海工等行业持续进入低迷期,产业严重过剩。所属春和集团的三家船厂经营效益大幅下滑,由于部分银行的抽贷、压贷,致使公司经营状态急剧恶化。此外,春和集团投入巨额资金的刚果(布)钾资源项目也已无力继续,该项目的权益已转让给国内企业。

  据界面新闻报道,2017年,承销商中投证券协助春和寻找多项债权和资产作为还款来源,包括南通太平洋海洋工程有限公司申报的破产债权334万元、梁小雷名下一套价值5655万元的四合院、2015年太平洋造船名下一笔未支付完毕的股权转让款(应收账款)2.9亿元、上述扬州大洋造船和浙江造船申报的共计破产债权4.9亿元,五项共计约8.4亿元,但这五项资产不是已被冻结或抵押,或是陷入纠纷,就是正在清算中,最终金额还要以最终清偿方案为准。这些相对于负债只不过是杯水车薪。

  据证券日报报道,投资者“现在对春和集团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”。据悉,在兑付无望之后,多位投资者将重点转向承销商、评级机构等中介机构,认为其在债券发行中存在尽调不足、信息披露等方面存在问题。